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列表 >

这个房东很nice,你们说要不要逗逗她呢

今日发布

每一次梦中的惊醒,都是蝴蝶安然入眠的不知不觉。你在梦里还是梦外,无他,都是故事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我是真实与谎言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一直在想,要不要把这段记忆写出来。
  后来我又想,写出来算是纪念还是展示,要开掘一个人内心的清泉或是黑暗,只需用文字表达这种方式未免捉襟见肘,可是在这里,只有这种方式。
  不管怎么样,你就当成个故事看吧。
  开篇。



  我是2010年8月第一次遇到她的,在此之前,我们没有过任何交集。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,“标间300,水电自负”。
  在地图上的某个城市,这个叫程暖暖的女人,坐在我面前。
  彼时夏天,我能看到她白色的大腿在睡衣里若隐若现。来这个城市之前,我在地图上用手指沿着大半个中国,沿着我所能想到的所有秀丽风光意淫许久,最后,手指落在了这个地方。这个地名在我的心里已经很久了。
  有人说这里出美女。当然,我也相信这里出帅哥,就像我这样的帅哥。
  其实程暖暖的五官只能属于中上等并不是绝对的美女,但白,非常白。隔了两米远,能隐约看到她皮肤下若隐若现的血管,该是多么透明的皮肤,能显示这种无以伦比的结构呢?
  “我租下了。”我笑着对她说。
  她点点头。
  “不准带其它人来夜,发现一次,罚款五十。”她始终是面无表情。
  “那要是同居女友呢?”我笑嘻嘻。因为之前我已经告诉她,我一个人在这里住,行李简单,而且给她汇报了我的职业,刚刚投靠了一家保安公司,准备在这个城市里安身立命。还没有女朋友。
  “如果带乱七八糟的女人来同居,那么就罚到破产。”她也笑了。
  交了身份证,签完了简单的协议,她交给我一把钥匙,上面写着7。
  “自己去打扫一下,忘记告诉你了,如果住着有什么不对劲的话,可以换房子。”在关门的一瞬间,她突然对我说。
  这是一幢九十年代建起来的小楼,在城郊边上,有着很多这样的民宅,星星点点分布。住下的,要么是农民工,要么是学生,要么就是我这种人。而城市,刚刚开发到这里,所以住进来之前,我就听说这里富人多,大都是开发商补偿,当然,还有一批因为依托城市资源先富起来的人。
  我提着行李,进了那个房间。房间凌乱不堪,上一任的房客也有趣,走的时候,在墙上写了一句话:程暖暖,我想太阳你,内蒙你,文明你。
  旁边还画了一副手法拙劣的春宫图。
  我看得笑弯了腰,这位仁兄,不知道程暖暖是怎么得罪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