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展示 >

《古境魑魅》————天荒荒,路上皆魍魉

4天前发布


  
  第001章:几暮雨梨花寒
  远古时代,天境无主,地界无皇,三界混沌。有一群善良淳朴的人族居住在浀江水岸之边,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靠捕鱼和打猎为生。
  正值三月,又到了阴历十五了,下雨了,天没黑,竺漓的娘亲桑兰就提前把晚饭做好了,晚饭的时候,哥哥云耿把一只鸡上的两只鸡腿都夹给了妹妹竺漓,对她说道:“多吃点,路上才不会饿着自己。”
  旁人见了场景,听了这对话,还以为竺漓时日不多了。
  晚饭后,竺漓没有像平日里那样脱掉外衫再上床睡觉,而是穿着衣服就爬上了床,因为今天是阴历十五,是一个和往常不同的日子。
  竺漓躺在床上,瞪大眼睛,害怕自己睡着,可是天刚黑,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,忽地就闭上了一双大眼睛,陷入了深度睡眠里……
  朦胧中,听见两个男子嬉戏的声音,竺漓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梨花林里,天还在下雨,梨花花瓣在飘落,她浑身湿哒哒的,心里不禁感叹:每次阴历十五天黑就会被妖怪抓到荒郊野外来,还好我命硬,妖怪不吃我,可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……
  循着笑声走去,穿过一片梨花林,竺漓来到了一条清水江边,竟然看见了两个年轻男子在江水里沐浴,举止甚是亲密,大白天的,他们竟也不穿衣服,羞死人了,十四岁的竺漓从来没见过男子的身体,虽然只是看见了他们的背影,但也羞得脸上火辣辣的,慌地躲到了江岸边的老梨花树边。
  “竺漓,你知道吗?这世间不光是男子与女子之间会产生爱恋,男子与男子,还有女子与女子,同性之间也可能会有爱恋……”竺漓忽然想起了好伙伴乌塔姐姐曾经告诉给她的悄悄话。
  不是吧?难道他们是……竺漓想到这里,不禁又偷偷看了一眼那两个在江水中赤裸着身子嬉戏的男子,恰好看见一个男子背对着她,正捧着另一个男子的脸,像是在接吻。
  看来乌塔姐姐说的是真的,还真有……竺漓又将脑袋缩回了大树后面,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是滚烫的!竺漓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这次好像被妖怪掳得太远了,迷路了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了,这可如何是好?怎么回家啊?竺漓抬头看了看天,大概是晌午了吧,回去晚了,哥哥和娘亲该着急坏了!
  忽然,竺漓发现江岸上的嬉笑声停止了,难道他们走了?竺漓还想找人问问路,这荒郊野外,一时恐怕遇不上什么路人了,竺漓害怕他们走远了,忙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,背对着江岸大声说道:“两位哥哥,我无意叨扰你们,只是我迷路了,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想向你们打听一下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离泗水村有多远?”
  半天没人回应,竺漓鼓起勇气回头,眼神正好碰撞到身后那个长发白衣的男子的胸口,看见了他还未系好衣带的衣裳下胸口下茂盛的胸毛,她忙把脸扭到一边。
  “哟!瞧这小脸红的,没见过男人洗澡啊?想问路,也不再好好叫声哥哥了?”眼前的男子诡笑着问道,系好了自己衣带。
  “哥哥?你到底是哥哥还是‘姐姐’?”竺漓想都没想,就脱口而出,看着男子的眼睛问道,而她意识里的“姐姐”,其实就是在男子和男子的爱情当中,男子扮演的是“男”还是“女”,而这些“奇怪的知识”,都是好伙伴乌塔姐姐灌输给她的。
  “哈哈哈!”男子忽地仰头大笑起来,笑得豪放而爽朗,那笑声贴着清澈的江水传到了神秘的远方。竺漓看着他鼓动的喉结,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,昂头看着他的笑脸,那一对英气的剑眉,霸气的眼神,生得那么俊朗,如果是美丽的乌塔姐姐看见他了,又要痴看好久了,只可惜,他喜欢男人。
  “没事,你不用不好意思,我,我理解你们。”竺漓客气地回道,以为男子大笑是为了掩饰他自己内心的尴尬。
  “小丫头,你叫什么名字?”男子收住了豪放的笑,低眼看着发育不良的小竺漓的身板,低声问道。
  “我叫竺漓,哥哥你叫什么名字?可以告诉我回家的路吗?”竺漓认真地看着眼前的男子问道,话刚说完,就听见了自己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咕噜地叫声,竺漓尴尬地低下了头。
  “我姓东丘,名平朔。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山上来了?”东丘平朔看着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轻声地问道。
  “昨夜睡着的时候被妖怪掳到这里来的,醒来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躺在大树下了,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求东丘哥哥帮帮我,现在已经晌午了,我娘和我哥哥找不到我,一定急坏了……”竺漓瞪着水灵的大眼睛,看着东丘平朔诚恳而焦急地请求道。
  东丘平朔听完小竺漓的话,轻轻地皱了皱眉头,看着她的眼睛,沉默了片刻,疑惑地问道:“妖怪?什么样的妖怪?”

  竺漓摇了摇头,仰视着高大的东丘平朔,低声答道:“是的,妖怪,我哥哥和我娘亲都看见过它的模样,他们说是一只狼头人身的妖怪,从小到大,从我记事起,我就记得每个月的阴历十五,那妖怪就会来到我家,想尽办法把我掳走,每次都是趁我睡着的时候掳走我。”
  东丘平朔看着小竺漓大眼睛里的委屈和无奈,心疼起了这个小姑娘,但是觉得她说的事情有些蹊跷,仔细推敲,有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,但是怕吓着小姑娘了,也没打算跟她多说什么,只是看着她轻声说道:“走吧,我送你下山,下山后,你就找得到回家的路了。”
  “嗯,谢谢东丘哥哥。”竺漓看着东丘平朔道谢道,可是话音刚落,她的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几声,她实在是饿了。
  走过梨花林,东丘平朔在草丛里挖了一株野山芋,在山涧清水里把野山芋洗干净了,递给了竺漓,对她说道:“吃吧,小芋头,吃饱了好赶路。”
  竺漓接过了芋头,道完谢就开始大口地吃起了野山芋来,心里觉得这位英姿豪放的“姐姐”真细心,和乌塔姐姐一样好,觉得自己的运气真好。
  “刚才和你一起洗澡的那位哥哥呢?”竺漓边走边好奇地问道。
  “他是我师兄,我师父找他有急事,他上山去了。”东丘平朔轻声回道。
  雨渐渐停了,起风了,梨花谢得更快了,漫天像是下雪了一样,只是这雪并不冰冷,还带着清幽的香气。风掀起了竺漓肩后的长发,东丘平朔看见了她脖子后像蔓延开来的血红色树根模样的古怪印记,皱了皱眉,忽然停住了脚步……
  “嗯?东丘哥哥怎么不走了?”竺漓看着忽然停下脚步的东丘平朔问道,发现他的脸色也一下子变了,变得阴沉沉的,神情格外严肃。
  “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脖子和背部?”东丘平朔看着竺漓清澈的眼睛问道,他明明知道他的这个请求太唐突,看脖子倒是无妨,可是要看一个姑娘的背部……
  竺漓吃惊地看着东丘平朔的眼睛,觉得自己遇到了“坏人”,就像乌塔姐姐告诉过她的一样,有些男人看起来对你好,其实是想骗你,想要欺负你……听了东丘平朔这个无礼的请求,她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大转变了。
  “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你走吧,我自己下山去,说不定我哥哥和我娘就在赶来寻我的路上。”竺漓看着东丘平朔冷静地说道,也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,不想得罪了他。
  “哪,哪种人?你不是说我是‘姐姐’吗?再说了,你看看你这小身板,像个假小子,你以为我对你有兴趣么?”东丘平朔盯着小竺漓平平的胸部,邪魅地调侃道。
  “哼!你无耻!”竺漓实在忍无可忍,她看着东丘平朔一脸的邪魅,生气地大声骂道,骂完转身就快步走远了,头也不回一下。
  “小芋头,你跑慢一点,别遇到爱吃芋头的妖怪了,到时候只怕是神仙也难救你了!”东丘平朔在她身后大声笑着喊道。
  竺漓快步往山下跑着,也不敢再搭理这个怪异的大哥哥,只是心里暗暗叹道:哼,谁是小芋头?吃了你给的芋头,我就是小芋头了?乌塔姐姐说得对,男人大多是狡黠无耻的,给了你一点好处,就想从你身上立即讨回来,当然,除了我云耿哥哥以外……
  只是,跑了好半天,竺漓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那片梨花林里了,心里郁闷:真是奇怪了!难道自己撞鬼了?可是这大白天的,哪来的鬼呢?难道是妖怪?是妖怪施了迷阵,不让我下山去了?这可如何是好啊?
  眼看着天要黑了,又下起了毛毛雨,三月正是乍暖还寒的季节,暮雨纷纷,飘落的梨花落在指尖,好似飞雪一样冰凉,寒气从脚上往身上蔓延,衣服是干了又湿了,竺漓开始着急了,害怕了,跑了好久,发现自己跑着跑着就莫名其妙地又跑回到了这片梨花林里,恐惧占据了她的内心。她跑累了,也知道自己是跑不出去了,咬了咬牙,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,紧紧地握在了手里,心里冷冷地叹道:不管是什么鬼怪,敢靠近我,我就拿石头磕死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