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展示 >

判罪者: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,我亲身遭遇

今日发布

《判罪者》作者厌笔川做客天涯文学名人访谈,和读者讲述《判罪者》创作中的脑洞和创意!
  访谈已经结束,想要回顾川川访谈的读者可以
点击进入访谈页面,了解《判罪者》背后的故事→→→
  
  访谈中奖用户名单
  @乱飞的干枯头皮
  @ty_118653166
  @芬yuki521
  @霓裳de飘羽
  @xinghuaweiyu2016
  @ty_雪舞樱飞
  @轩筱叶
  @莫离
  @没有记忆DE鱼
  @福尔摩斯雪
  @叁嗰頭

  另外,为了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,回馈小伙伴一直以来的鼓励。
  我将在本帖新增踩楼送书活动,相关活动链接请戳
点击了解抢楼送书 →→→

  我是一名法医,我喂自己袋盐,真特么的咸……
  我记得毕业刚进警队实习的时候,那帮老油条们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,当警察别当刑警,当刑警别干技术,干技术别干法医。如果你真点儿背干了法医,那就想办法调到省厅、市局直辖的‘刑科所’一类的单位去,千万别来基层刑侦队。你小子能全摊上,祖坟冒的绝对不是青烟,而是黑烟。
  我当时完全懵逼了,在上学的时候我就知道法医学报考人数是最少的,也知道在当下公安系统中法医占得人数比例最低,但我没想到能到这么蛋疼的地步。
  当时刚进社会,身上还有那种愣头青的劲头儿,就大言不惭的回了他们一句:“毛 说过,我们是革命工作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
  当是他们都笑了,说:“慢慢儿你就知道了,还真不如去搬砖。”
  事实证明,这帮老油条不是在给我下马威,因为随着实习期满开始出越来越多的现场,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法医这份工作是多么的艰辛和枯燥。
  刑侦队比不了‘刑科所’,不光工作环境和配套设备差着十万八千里,就是工作量也要大的多,最要命的是没有固定休息时间,什么时候有案子什么时候就得从床上爬起来。技术岗历来都是公安系统的最大缺口,尤其是在小城市的基层,完全就是一个萝卜盯一个坑,更别说法医本来就不受待见了。
  勘察现场、初步尸检、后续深度尸检、做法医物证鉴定、整理填写尸检、伤情以及各种鉴定报告,琐碎繁重的工作让我有好几次都想转专业,家里人也一度这么劝我。
  不过真正让我动了转专业念头的还是一次相亲,我至今都忘不了当知道我法医身份之后那个女孩儿嫌弃、恐惧还有厌恶的目光,点了满桌子菜一口没吃就走了,最关键的是还特么没跟我AA制,不过最终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后来我听媒人说,不光那个女孩儿不愿意,她家人没有一个赞成的。
  因为,他们认为法医经常跟死人打交道是不吉利的!
  那段时间我精神恍惚,工作中总是出差错,带我的师傅就找我谈心。知道我的情况以后,他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人不能看不起别人,更不能看不起自己。别看咱们法医容易被人误解,也没有太多的上升机会,但案件破获过程中最不能少的就是法医,早知道现在要转专业,当初还报考法医学干什么?”
  我承认他说的在理,不过当时我还真没听进去,真正让我改变主意的是紧接着发生的一起命案,跟我相亲的那个女孩儿被杀了,头皮被切割了下来,尸体下落不明。
  在基层刑侦队工作是真累,不光要负责法医尸检、鉴定的事情,很多时候还要担任刑警的角色。不过这样也有好处,就是我们以‘双重身份’介入案件,对案件做最直接、清晰的了解。
  接下来我就把入职以来接触过的案件讲给大家听,包括跟我相亲的那个女孩儿,看完之后就会知道真相有多么的可怕,某些人的人格是何等扭曲,心理是何等的变态。
 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,我会尽量把故事做出小说性质的描写和叙述,以求能尽量剖析清楚隐藏在案件背后的东西。不过有一点大家可以放心,这都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的。
  但既然是小说、是笔记,那就一定会有加工的成分,比如某些地方会故意夸大,比如某些氛围会营造的略显诡异,又比如人物形象会倾向于完美。所以情节、悬念或者文笔出现欠缺的情况,还请大家包容谅解。
上一篇:北京妖异志——午夜你的身后有妖怪
下一篇:没有了
 丙肝 进口药 印度代购 伟哥 印度代购 乳腺癌 印度代购 痛风药 印度代购 进口药 印度代购 印度代购 多吉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