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片展示 >

搬进个新小区,发现这里的邻居都有点怪

今日发布

晴朗的上午,我倚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资料,忽然弹出一条微信语音信息,赶忙点开,耳机里立刻响起超哥的声音:“千哥,我到云南了,刚下飞机,你那边怎么样?”我回复到:“我正在查那些资料,还那样,我还困在这儿出不去,你在那边一定注意安全。”
  不多时超哥再次发来语音:“知道了,你也是,这边的事一弄完我就赶回去,这事儿结束后要是咱俩都还活着,你欠我一顿饭啊。”我回复到:“这事儿结束以后,只要我还活着,我欠你一条命。”
  超哥没再回复我,过了几分钟,给我发来了个傻笑的表情。
  忽然有些意兴阑珊,我放下手机走到阳台,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阳光明媚,公平的洒在每一个想被晒到的人身上,不要钱,也不分是本地户口还是外地户口。
  看着这情形,我忽然想出去走走,回身拿起手机清空浏览记录出门,坐电梯下楼。
  十三…十二…十一…三…一
  电梯外面的走廊很阴凉,穿过走廊,打开防盗门,外面的情形和我第一天搬到这个小区时基本一模一样。
  抱着骨灰盒绕着草坪转圈的那个男人还在例行公转,周围那帮坐着晒太阳的老人家全都没看见他一样,沉默如雕塑般的坐在各自的马扎上,只是在我出来时,有一两个老人用死气沉沉的浑浊瞳孔稍微看了我一眼,但马上便转移视线继续沉默的晒着太阳。
  打闹的小孩,闲聊天的大妈,修剪草坪的保洁,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正常,正常的就好像这回要讲的不是个恐怖故事一样。
  我一路溜达到小区正门,负责看门的物业大爷从门岗里走了出来,冷冷地看着我,一语不发。
  我有些无奈的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说:“大爷,我不走。”物业大爷答道:“你也得能走得掉。”我说:“是啊,我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,我认栽。”
  物业大爷没说话,只是很清脆的“哼”了一声,便自顾自的返回了岗亭。
  我转身往回走,顺便掏出手机来试着打电话,打家里电话,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,打110,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,打120,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,打130,提示拨的号码不完整。
  算了,不报警了,上次他们那么轻易就让警察相信我有病还把我关了起来,想想那一个月,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度过的一样。
  也对,跟警察说那些事,他们能信才有鬼呢。
  还好你们没断我WiFi停我水电,有这三样再加上空气,老子就能活下去,想到这儿,我也清脆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
  没走几步,抱着骨灰盒那人正好经过我面前,我很恶趣味的跟他打招呼说:“章哥,又遛骨灰呢,盒儿这几天见胖啊。”那人跟没听见一样,毫无反应的从我身边擦肩而过。
  我有些无趣的继续往回走,边走边回忆着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后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,要是去年这时候我没搬到这鬼地方,那我现在肯定不是这副鬼样子,唉,当时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…
  走进电梯,按下十三层的按钮,脑子里思绪万千,要是超哥能成功,我能躲过这一劫,我一定要把住进这小区以后的事全都记录下来,让更多人知道。
  那,该从哪儿说起呢?唉,当然是从住进这小区的第一天啊…

 丙肝 进口药 印度代购 伟哥 印度代购 乳腺癌 印度代购 痛风药 印度代购 进口药 印度代购 印度代购 多吉美